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第八期-2016.08出刊-曾經翔

系友專欄—曾經翔

(新唐科技處長)

 

 

2016.06【採訪及撰文/王韻婷、周朋毅

 

  在下著滂沱大雨的早晨,新唐科技的服務台小姐熱心地走出門來關心我們的情況,並引導我們安置好雨具,在她的介紹下,我們端著自助咖啡機沖泡出來的咖啡和奶茶,在乾淨明亮的小會議室裡稍作休息。這時,走進門來的,便是我們今天的主角,在華邦電子和新唐科技服務超過二十餘載的曾經翔處長。

求學經歷

  「其實清大資工還是有很多優秀的系友可以訪問」為人謙遜的曾處長不論是在事前聯絡或是訪問當天都這樣告訴我們,「我能分享的大概也只有如何能在同一家公司待的長久。」曾處長和我們分享,當年很幸運的有兩位大學室友范國寶和楊政賢一同考上清大資訊所,更巧的是三人後來一同找了許有進老師為指導教授。雖然當時曾處長在六所國立大學都榜上有名,身為新竹人的他,特別喜歡清大的研究風氣,從而放棄包含台大資訊所在內的錄取資格。

  升上碩士二年級的那年,適逢許有進老師轉任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終身教授,以及金仲達老師回國任教,曾處長和兩位室友對金老師的研究領域也有興趣,於是就一同進了金老師的實驗室。他也提到,當年念研究所也跟現在一樣,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行為,不過和現在不一樣的是,當年因為政策影響,所以國科會和教育部都有補助研究生,因此讀研究所除了不用付學費,每月還有一萬元左右的津貼。

  還有另外一個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當年研究所畢業即為預官,不像現在還要經過考試。曾處長說,當年系上的學長們大部分都是擔任通訊官或是資訊官,自己先是抽中了步兵官,畢業後在陸軍步校受訓四個月,下部隊在海防當了幾個月的排長之後,因為當時在陸軍資訊總部的黃正聰學長推薦,有幸在總部待到役期服滿。

 

人們為何離職?

  退伍後,曾處長即在華邦就職,而因為華邦的記憶體事業群和邏輯事業群在民國九十七年拆家,曾處長便轉任到由邏輯事業群成立的新唐,因此即便曾處長的履歷上有待過兩家公司,他其實一直都是為同一家企業效力。在快速變化、競爭激烈的電子資訊產業中,人才的流動和公司政策的調整,相較於其他產業而言,可以說是頻繁的多。

  身處這樣的環境內,要如何持續十年以上而不更換跑道,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在曾處長的分析下,我們了解到一個人之所以選擇離職,多半可以歸咎於三個原因:金錢、公司、人。金錢指的就是薪水或是待遇,而公司指的是穩定性和政策,而人指的就是和上司、同儕之間的互動。

  「每家公司一定有每家公司自己的問題,很難找到一家公司可以面面俱到。」曾處長表示,如果一個人容易看到事情不好的一面,或是容易對事情有不滿,那他換工作的時間區隔就有可能較短。他指出主要在於自己本身對事情的心態,如果公司虧待你,離開這家公司當然也沒甚麼不好;但是如果公司沒虧待你,就要想辦法去處理掉你的不滿。

  「找公司就像是交男女朋友,而離開公司就像是分手。」曾處長認為,要離開公司的時候一定要做好溝通,除了跟上司說明你想要離職的原因,看有沒有辦法解決以外,若是真的要離職了,也應該盡好最後的責任,將原本屬於自己份內的事物交接下去,這樣就是和平的離開;也有些人就是沒有理由想要離職,按照勞基法規定在一個月前通知主管後,就停止工作也不交接,這樣就不是和平的離開。

  曾處長表示,對於公司來說,員工和平的離職了對公司來說也有可能是好事,畢竟他將會成為公司的人脈,在未來可以互相溝通產業資訊;而對於員工來說,和平的離職也將會使得原公司的所有同仁變成自己的人脈,在未來的職場上會有良好的幫助,反之則可能有不好的影響。

 

如何分析公司?

  除了長時間不離職是一門學問,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公司,對於即將畢業的學弟妹們來說,也是道艱難的課題。曾處長說,依照個人對於未來生活的期待,在選擇公司的時候也會有不同的考量因素。對於想要創業的人,他們會到產業相關公司歷練幾年,在了解整個生態鏈的同時拓展自己的人脈;對於想要在一家公司待長久的人而言,他們可能會需要高額的薪資來應付生活上的問題,也有可需要穩定的上下班時間來享有較多個人的自由。

  「拿今年最紅的VR當例子,如果你的專長在演算法或是VLSI/CAD領域,有家VR公司給比你專長領域公司還要好的待遇,你要不要去?」曾處長看著一時間無法回答的我們說道,在選擇一家公司的時候,除了要考量薪資和是否符合專長,還要看這家公司或是這個產業的前景。

  曾處長更進一步說明,一個公司可以依照產品來分類為主打垂直市場的和主打水平市場的。主打垂直市場的公司,其產品被設計出來是為了特定的功能或運用,這一類的公司通常會有少數幾個大客戶佔整體營收的大部分,一旦新世代的科技和競爭者出現,公司有可能會被大客戶淘汰,也有可能大客戶會消失,這樣一來公司的營收就會大起大落。

  像新唐主打的中央控制單元(Main Controller UnitMCU)則是屬於水平市場,他被設計出來是為了廣泛的應用,像是溫控器、無人機、掃地機器人裏頭都有MCU的存在,因此這一類公司通常會有為數眾多的小客戶為營收貢獻,所以就算被客戶淘汰或是客戶消失了,對公司的未來影響不會太大,但是他們也不會有爆發性的成長。

 

即將踏入職場的人們

  訪問的最後,曾處長也給即將畢業的學弟們一些建議,對於即將要入伍的研發替代役,他認為在找公司的時候可以用找工作的心態來面對。對公司而言,一位研發替代役在進入職場第一天就被視為正式員工,不會和正式員工有差別待遇。如果在服役期間表現不錯,但是役期滿了就離開公司的人,曾處長覺得是可惜的,畢竟他已經在公司內部累積了個人的信譽。

  在分享的過程中,可以感覺到曾處長對於「溝通」的重視程度,有任何的委屈或是不滿意,都要好好的和公司溝通。我想在曾處長二十多年來的所見所聞中,一定是見過太多沒有良好溝通而造成雙方遺憾的例子吧。另外他也提到,除了溝通以外,平時在住家附近或是園區內做散步和慢跑等運動,也是有助於壓力的抒發,因為園區內的工程師們可以利用的時間太零散了,近年才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慢跑的行列。

  喝完手中的咖啡和奶茶,目送曾處長不疾不徐地回到辦公室,窗外的雨勢也隨之見緩,腦中回想起方才的種種建議,我們對於未來的迷惘就像外頭的天氣一般不再混亂。

IMG_0070.JPGIMG_0075.JPG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瀏覽數  
  • 轉寄親友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新增到收藏夾
  • 分享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